搜索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正文

“精神上的收益是不可衡量的财富”

2024-03-07 来源:育乐教育网

教育在线:你们遇到的大学生心理问题通常是什么样的?问题背后常见的原因是什么?

申子姣:现如今,大学生们的心理问题更加多元,我们中心按照来访学生的预约原因和主要议题,将心理问题的类型划分为15个方面,包括:学业问题、一般人际关系问题、情绪问题、感情问题、家庭关系问题、师生关系问题、职业生涯问题、自我提升、适应问题、饮食及睡眠问题、性相关问题、突发事件、心理危机、精神障碍以及其他问题。

从一线直观的感受来看,近年来大学生心理问题的发生率和严重程度都是有所增加的,当然并不是所有出现心理困扰的学生都必须有心理咨询师的帮助才能好转。尤其是疫情高峰过后,学生返校后的严重心理问题好像更为突显,处于抑郁状态,甚至有自杀意念的学生数量也相比以前更多了。很多高校都出现了心理咨询供不应求的状况。在北师大,我们专职的心理咨询教师也需要承担重度危机干预的工作。从接触到的案例来看,每个抑郁的学生都有自己独特的故事,如果排除了个人遗传因素、生理因素的影响,单从诱发事件上进行大体上分类,我个人感觉主要有这么几种:

第一类是遭遇了挫折,从而完全否定了自己的价值。比如重大考试失利,背后是觉得前途唯一出路被堵死了,未来没有希望;保研失败,觉得自己不再优秀,沦为大学中的“二等公民”;恋爱挫折,发现自己投入整个身心去爱的那个人其实根本不那么在乎自己,觉得自己特别傻,心被掏空了,生活也不再有意义。这一类干预起来相对容易。

第二类是陷于原生家庭的困境,永远无法满足父母的期待,感觉生活无望。比如有女学生出生在严重重男轻女的家庭,父母对女儿的唯一期待就是考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可以更好地为弟弟提供资源,作为女孩的个人价值始终无法被承认。还有的是男学生被赋予家族的重大期待,但因为种种原因没办法在同学当中维持好的排名、地位,进而担心会让家族失望。还有学生因为父母或家族的关系复杂,父母的一方或双方长年为了孩子压抑自己的情绪,为了孩子过度付出,给孩子带来了巨大的压力感和愧疚感。这一类的干预通常配合家庭治疗的效果更好。

第三类与价值观的缺失有关,体验不到生命的意义。有学生会在咨询中大谈死亡的价值与意义。因为一直在为别人为自己设定的目标而活,从理性思考的角度找不到自己生命的意义。或者缺少某种现实感,自己心中的理想主义的追求在现实中没办法得到满足,又觉得靠一己之力无法改变现状,对整个社会存在悲观和失望的情绪。

另外,在实践中也会发现,学生的原生家庭所处的社会经济地位对于心理问题的改善也有比较大的影响。经济基础比较好的家庭,家长有条件给予更多的时间和精力,重新给予孩子想要的理解、接纳,也有条件购买社会上提供的优质家庭治疗的服务。而经济基础较差的家庭,尤其是父母本身还在为生活奔波时,很难在孩子面临精神困扰时给予支持,甚至无力承担孩子就医的医药费用。他们可能对孩子表现出更大的失望情绪,很难理解孩子的困扰,对心理疾病有更高的病耻感,给规律性的治疗带来阻碍。当学校老师联系家长前来配合保障孩子的生命安全时,有的家长先是斥责老师小题大做,拒不配合,反过来再斥责孩子不孝顺,给家里添麻烦。这并不一定是他们真的不爱自己的孩子,而是因为他们自己本身已经在为生活疲于奔命,实在没有力气去关注一个孩子精神上的需求。所以,如何更好地支持到贫困大学生的心理建设,是当前一个迫切需要关注的问题。

教育在线:学生们的问题多种多样,咨询师个人会不会被来访学生的问题所困扰?

申子姣:这可能是新手咨询师可能会遇到的压力之一吧。一个足够专业的心理咨询师,一定能够划分开咨询工作与生活的界限,在咨询室里,可以放下自己其他的工作和情绪,全身心地关注到来访的学生,而走出咨询室,就要把咨询室里发生的事留在里面,出来只做自己。如果一个咨询师常常被来访学生的情绪所影响,在平时的工作中也常会担忧学生的情况,那说明他需要专业的督导支持才能更好地帮助到这个学生,或者需要寻求个人体验,解决自身未能处理好的情结,获得自我成长。同时还需要接受进一步的培训,提升专业水平。

教育在线:那对您这样从业已经多年、经验丰富的咨询师来说,在工作中有遇到压力巨大的时候吗?

申子姣:嗯,整体上我们的工作压力还是比较大的,毕竟我们手上的案例通常会比较重,也经常需要与医生、院系的副书记、辅导员、班主任、学生导师、学生干部等多方面的人员相互协作,才能更好地帮助到这些学生。我最大的压力可能来源于这么几个方面:一是因为心理咨询中心的空间资源和人力资源有限,能够提供的咨询服务常常供不应求,大部分高校都要求没有危机风险的学生只能咨询6到8次,如何在这么有限的时间内,有效地帮助到那些问题比较严重的学生,其实是非常大的挑战,有时问题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却不得不只陪他们先走这一小段,邀请他们下个学期再来,难免会留下遗憾。二是遇到有危机风险的学生会有比较大的压力,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会担心自己的评估不够准确,干预不够精准,更担心自己手上的学生真的出事。在这个过程中,与学校各单位和家长的协调联动过程常会遇到挑战。心理咨询是一个非常专业的工作,需要符合精神卫生法的基本要求,还需要符合《中国心理学会临床与咨询心理学工作伦理守则》的规定,必须尊重学生的隐私,以来访学生的福祉为第一要义。只有当来访的学生有实施危害自己、危害他人或危害社会的行为或者其他法律要求披露的情况时,才能以最低的限度披露学生的心理状况。当咨询关系的维持、学生管理要求在学生生命安全层面产生冲突时,咨询师的工作就会变得很有压力,需要足够的经验和智慧才能化解难题。

教育在线:我了解到,在心理咨询师行业,“职业倦怠”这个词汇是经常被提及的。在高校中工作的心理咨询师有这方面的困扰吗?如果有的话,可能是哪些方面的呢?

申子姣:我想每个咨询师可能都会有过自我怀疑和退缩的想法吧。靠一己之力无法有效地帮助到那些深陷困境的来访学生,难免会体验到极大的挫败和内疚感。但我个人而言,作为北师大的专职心理教师,我们得到了学校领导和主管部门领导的大力支持,拥有比较丰富的专业成长机会,还能各自负责一块自己喜欢和擅长的专业工作,同事之间相互理解支持,总体幸福感还是很强的。当然,我了解到也有一些高校的咨询师可能缺乏足够的专业培训机会,会被安排许多与专业无关的行政工作,无法与学生维持相对纯粹的咨询关系,在这种环境中,心理咨询师自己可能都无法维持一个良好的身心状态,咨询的效果也一定会有所折扣,专业性身份常常无法得到更好的尊重和保护。

教育在线:不断地自我提升是心理咨询师保持“职业生命力”必不可少的过程。在高校中的心理咨询师是否有自我提升的更多保障呢?

申子姣:这个其实还是看学校的支持,不同学校的情况可能还是不同的。比如我所在的学校为我们中心设置了专门的培训经费,基本能满足我们对培训的需求。去年因为疫情的影响很多线下培训停办,培训经费还能有一些结余。中心也会组织内部成员进行案例研讨,或者邀请行业内的大咖定期进行团体的案例督导。在督导中,由一名咨询师汇报咨询工作中收集到的基本信息,对来访学生的问题进行“个案概念化”,即结合理论分析问题形成和维持的原因,同时汇报主要的咨询过程,由督导师带领在场的专业人员共同从不同角度理解来访学生的内在世界,形成更有针对性的咨询干预方案。这就相当于一个更有经验的咨询师,带领一群咨询师,帮助报告案例的咨询师集体会诊,从而解决来访学生的问题。当然,这里要强调一点,报告督导是需要征得学生同意的,而且在督导过程中,咨询师也要注意保护学生的隐私,不能提及任何能让其他人识别的具体是谁的个人信息。

教育在线:想问您一个生存的现实问题,我经常会看到关于心理咨询师金钱压力的报道,不知道在高校工作的咨询师情况是怎么样的?

申子姣:这是个大家都关心的问题。我们圈里有一个段子,大概能体现学咨询有多“烧钱”。这个段子是说,有一位咨询师中了20万元的大奖,主持人问他这些钱打算怎么花,他表示要先把培训费给还了,主持人又追问“那剩下的呢?”这位咨询师仰天长叹,“剩下的,剩下的再慢慢还呗!”高校正式编制内的教师还好,大家每个月都有稳定的工资,还可以免费参加不少高水平的培训与督导。

教育在线:你们的获得感主要来自什么?

申子姣:相比金钱的收益,精神上的收益是不可衡量的一笔巨大财富。看到自己帮助过的学生真的过得更幸福更自在,本身就是一件极为幸福的事啊!即便危机干预里再难,中间的过程再纠结,但是,当一个大学生在自己的陪伴和帮助下重新燃起对生活的希望,会很有成就感!最重要的是,表面上看,我们一直在帮助别人,但实际上,在咨询中我们常常被学生的生命力量所感动,体验到那种真正与一个生命相互理解的感受,他们还可以帮助我们照见自己的优势和不足,让我们成为更好的自己。

这种获得感,与金钱无关,而是因为我们有机会影响到一批学生的生命,尤其是在北师大这个未来教师的摇篮,我们对学生的积极影响借由那些未来的教师得以传递得更广、更远,我就觉得又对这个社会作出了自己的贡献。能通过做自己擅长又喜欢的事情,对社会有所贡献,这得多幸福啊!

教育在线:感谢申老师的分享。两会即开,您是否有建议为高校中的心理咨询工作者呼吁?

申子姣:我希望大家可以认识到心理咨询是一项专业工作,与其他工作很不一样的是,咨询师本身就是做好这项工作的最重要的工具,所以,除了专业技能之外,咨询师自身的健康感和幸福感对工作绩效的影响极大。现实中,不少高校的心理咨询中心教师工作的专业性和重要性未能得到充分的重视,咨询师常需要花大量的精力去应对非专业的行政工作,咨询师在培训、督导和个人成长方面得到的资源也严重不足。我想首先呼吁高校领导重视心理健康教育的工作,尊重心理咨询的专业伦理,尊重心理咨询中心的专业意见,才能有助于心理咨询中心更好地发挥作用、守好底线。其次,如果有可能,希望高校可以给咨询师专设一个绩效评估的方案,体现咨询工作的价值,同时给予心理咨询师一些自由时间,这样咨询师才有机会进行案例回顾、分析和总结,更好地提升专业技能、发挥自己的专业优势。  

Top